杏璃今天也在求炽热胸膛

吹叶使我快乐/叶修中心全方位杂食/雷点是叶的黑梗和一切失去了我叶美好品质的ooc/偏爱原作向/最近沉迷白起

【白起x我】恋语市的圣诞节没有雪

圣诞快乐,每一天都要快乐
他好温柔啊我爆炸!!!
圣诞节小甜饼一篇
——————————————————

今天是平安夜,白起仰靠在椅子上,思考人生。
片刻后,他低头再次看手机,屏幕上是她不久前刚发的朋友圈。
【今年恋语市的圣诞节没有雪,有些遗憾。】
他点击评论,输入,删除,输入,最后还是摸摸脖子,默默的删除了,什么也没有回复。

恋语市的圣诞节没有雪吗?

——————————————————
我生无可恋地趴在办公桌上,感觉人生已经没有了希望。
平安夜居然不得不加班什么的,最讨厌了!
因为一个即将播出的节目临时出了问题,我们不得不集体在平安夜加班。
“反正都是单身狗,早下班也只是被虐狗而已。”悦悦的安慰一点也不能让我开心起来。
“哎!”韩野夸张的叹息了一声,“心疼我白哥,他真惨。”
说完后,他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我的心跳莫名加快。
办公室的其他人都暧昧地笑起来,我淡定地调低了室内空调的温度,室内气温太高了,真热啊。
而那个家伙,偏偏在这个暧昧的时刻发来一条短信。
“你今天有时间吗?”
“加班……”
“大概什么时候能结束?”
“可能会比较晚,八点以后吧。”
“……我知道了。”

我反复地看着这几条短信,脸有些烫,这家伙,又想搞什么呢。
其实在今天之前,我大概,已经收获了两次他的疑似表白,虽然最后都迷之以失败告终。

第一次是一个月前的双11,俗称单身狗节。
我起床后下楼吃早饭,看到他在楼下走来走去。
“白起,你怎么在这儿?”我有些惊讶,走过去和他打招呼,“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似乎被我吓了一跳,转过身来有些呆呆地看着我。
这样呆萌的他不是很常见,我觉得有些可爱,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看。
“咳……”他被我看的有些不自在,转过头不看我,若无其事地说,“我早上有些事到这边来,然后……顺路来看看你。”
“你干嘛在楼下傻站着,不给我打电话?”他应该过来很久了吧?
“……不想打扰你睡觉。”
“那如果我睡到中午呢?”
他皱了皱眉头,严肃地说,“那样不好,要吃早饭。你吃早饭了吗?”
“……没有,正准备去吃。”好吧,他总会十分关注生活问题。
他微微笑了,“走吧,我陪你去吃。”
我点点头,和他并肩走出小区,来到附近的一家面馆。
“老板,我要一碗小份牛肉面。”说完转头问白起,“你吃什么?”
“不用,我吃过了。”他走到靠墙的一张空桌,用桌上的卫生纸仔仔细细地将桌子白童一遍,才让我坐下。
我有些感动,“你不用这样,服务员都擦过的。”
“他们太忙了,擦不干净,你今天穿的白衣服。”他淡淡地说。
“谢谢。”
他看着我温柔的笑了,语气轻柔得不可思议,“不用跟我说这些,都是我愿意的。”
我低下头不看他,试图安抚自己失控的心跳,这个人他知不知道自己很撩人?

吃过早饭后,他送走到楼下,直到我转身准备上楼时才突然叫住我。
“你今天……有事吗?”
“嗯……今天一天都很空。”毕竟是单身狗。
“咳……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楼梯口没有灯光,我看不清他的脸,即使如此,也不妨碍我心跳加速。
“好啊。”我努力若无其事地回答。
他带我去看了一部近期上映的警匪片,在网上的评价很好。
这部电影的确剧情精彩,演员演技精湛,音乐也十分具有渲染力,最后的结局让我忍不住红了眼眶。
最重要的是,我身边这个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的人是一个特警,我知道他随时生活在危险当中,总是不自觉地为他担心。
我希望他一生平安。
走出放映厅的时候,他看见我发红的眼眶,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拉了一下我的手。
只是这个小小的动作,却让我心里一片柔软。
离开电影院的时候,我忍不住随意瞥了一眼旁边的广告牌。
没想到他的脚步却停了一下,我听见他好听的声音,“你很想这个吗?”他指了指旁边的广告牌,是一部刚上映的爱情片。
“啊……”
“你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刚刚我们出来也看了一眼。”他微微笑了笑,伸出手,似乎是想摸摸我的头,下一秒却因为我的一句话僵在了空中。
“是有一点,因为里面的男主演长的很好看,我挺喜欢的。”
然后我亲眼目睹他那只好看的手突然停在我的眼前,两秒后,缓缓地拉过我的手,有一点强硬地把我带进电影院,买了两张下一场的票,是那部爱情片。
……我看着他别扭地把票递给我,然后看着影院里的海报露出了十分嫌弃的表情。
我忍住不笑出来,他怎么那么可爱。

电影中间有一段男主和女主在床上亲吻,差点擦枪走火的剧情。前排的仅有的两个人,一对情侣,已经情难自禁旁若无人地亲了起来,我在心里深深地唾弃他们,好好的单身节,他们为什么不去开房,而是要在公众场合虐狗?
实在是,有伤风化。
我转过头想偷偷地看看白起,却没想到和他的目光撞上,在这样光线昏暗的场合,我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目光撞上的那一刻,他便迅速地移开了视线,我也装作无事发生过,只是实在是有些坐立难安,只好看看手机平复心情。
借着手机微弱的光和不断变换画面的大屏幕发出的白光,我偷偷地看他,却意外的发现,他表面上正襟危坐,耳朵却有些红红的。
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害羞啊,我抬手摸了摸还在发烫的耳朵,抬起头来继续投入电影中。
电影的结局是喜闻乐见的悲剧,泪点超低的我,再次被虐的眼眶发红。
走出电影院时,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了别扭的情绪,在电影院里偶然发现的害羞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歉疚。
他很抱歉的看着我,低低的说,“对不起。”
“你干嘛道歉?”是在为之前的突然吃醋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不仅不介意,还觉得可爱?
他轻轻叹息了一声,用卫生纸轻轻替我拭去眼角的眼泪,“我是带你出来玩儿的,却总让你哭,我很抱歉。”
这明明不是你的错,都是我自己是个泪点超低的人。
我想这样说,开口却发现嗓子涩的厉害,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愿意的话,再陪我去一个地方好吗?”他认真的看着我,我看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睛,轻轻点头。

他带我去了我们高中的学校,今天是周末,学校里人很少,我们并肩走着。
十一月,学校的银杏还没有变黄,只有极少部分,开始有了发黄的迹象,一阵风吹过,银杏叶在树枝上轻轻晃动,我却好像跨越时间,好像我此刻坐在琴房里,窗外是飞舞的银杏叶。
他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直到我们慢慢走到了一栋楼前。
我站在楼下,抬头看上方,那里是我以前弹琴的地方。
“我以前经常在这里听你弹琴。”他站在我的身旁,说着那段往事。
“听到你的琴声,不管那天发生了什么,我的心情都会变好。”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听你弹琴就满足了,后来……”
他说到这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低头腼腆地笑了,“后来总忍不住想看看你,想在你的记忆里留下一点影子。”
他的耳根微微发红,抬起头看着我,眼睛里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和专注,“再次遇见你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我们不约而同转过头,看见一个女生将另一个女生按在地上,手上拿着尖刀。
“我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他转过身要走,我条件反射地抓住他的手。
“我跟你一起去。”
他顿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点点头拉过我的手,“你站远一点,但不要脱离我的视线,不要动,什么都不要做,好吗?”
这样的突发事件是他能够快速解决的事情,我要做的就是不给他添麻烦,我点点头,听话的站在
远处,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却没想到这时那个拿刀的女生迅速爬起来,面目狰狞的冲向周围的人,看热闹的人们顿时四散开来,混乱中,有人踩住我的脚,胡乱地推了一把,我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脚腕上一阵疼痛,我却来不及关心,抬头寻找白起,发现他已经将那个女生制服,交给了赶来的保安。
他回头寻找我,看到我摔倒在地上,匆匆跑过来,距离有些远,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却知道他生气了。
他在我面前蹲下身,抿了抿唇,声音闷闷的,“你受伤了吗?”
我对他笑了笑,“我没事,只是摔倒了而已。”
他不说话,轻轻地卷起我的裤脚,修长的手指在我的脚踝上捏了捏,我疼的绷紧了身子。
“我们去医院。”
“我真的没事,只是扭伤而已。”
他放轻了语气,轻声说,“跟我去医院,好不好。”
明明是疑问的语句,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味道,我点点头,他一把把我抱了起来。
“我……我能走……”大庭广众之下公主抱,我快燃起来了。
“那我背你。”

最后他背我去医院开了药,送我回家,小心翼翼地替我上了药,却再也没有和我说话。
“白起……”看着他将药收好,我轻声叫了他的名字。
他顿了顿,将几瓶药放在我的面前,交待用药顺序和细节。
“明天不要下楼了,吃饭的问题我来解决。”
“公司也别去了,你的脚必须养好,别留下病根子。”
“有什么不方便的事情给我打电话,我都可以帮你。”
“那……洗澡呢?”
“咳……这个不行,我可以,找上帮你。”
看着他红红的耳朵,感觉到他冰冷的情绪已经渐渐融化,我终于放下心来。
“白起,今天琴房楼下的时候,其实我……”我想说虽然我对高中没有太多印象深刻的事情,但是当他温柔的嗓音在我耳边说着那段往事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全是后来再次遇到他后,他微笑的模样,他认真的模样,他害羞的模样,他保护我的模样,我想说我很抱歉在高中错过了你,但是我也很开心能够再遇见你。没想到却被他打断了。
“对不起。”他看着我的双眼里是深深的歉疚,看的我心都疼了,“对不起,带你出来,却没有保护好你。”
他站起来将我抱到卧室,替我盖好被子,“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来看你。需要帮助就给我打电话。”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很想骂他傻子,他不应该留下来照顾我,趁机留夜刷好感度吗?
他不知道告白是需要勇气的吗,他打断了我的话,让我突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我却也明白了,告白是需要勇气的,而他的勇气在看到我受伤的那一瞬间,被歉疚都赶走了,因为歉疚,他不再愿意说出没有说完的话语。
虽然,那真的只是小伤而已啊。我闭上眼睛,防止眼泪不受控制流出来。

那天过后,他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却再也没有提过在学校的事情。
直到没多久之前,我的脚完全恢复了健康,某一天,他突然打电话问我在不在家,我回答在之后他便挂了电话。
我没有理解这通电话的意义,放下电话去洗澡了。
万万没想到……
万万没想到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正好撞上他推窗而入的一幕,他稳稳的在我家客厅落地,将窗户关好后转过身来,正好撞上我目瞪狗呆的样子。
我刚洗完澡,屋内开了空调,我只随意地裹了一件浴袍……
然后,我亲眼目睹,非法入侵的白警官,干净白皙的脸蛋上迅速染上一层粉色,然后……
然后他开窗,逃!跑!了!
我呆呆地走到窗边,很久之后才从他来无踪去无影的震惊中缓过来。
后来,我在床边的地上捡到一根项链。
一根一眼就能认出主人的,银杏项链。
那个傻子,我再次忍不住骂到。


我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我摸了摸口袋里的平安扣,给那位傻子警官打电话。
“喂。”
“你下班了吗?”
“嗯,在等电梯。”
“我知道了,我在你公司楼下。”
他等了多久了呢?我把玩着口袋里的平安扣,这是我上周去寺庙求来的,想把它送给笨蛋警官先生。
笨蛋警官先生表白总是失败,就由我来吧。
然而想象很美好,我下楼刚见到白起,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他带着飞走了……
“你带我去哪里?”
“咳……到了你就知道了。”
“哦……”
很快,我们到了目的地,竟然是一家废弃的工厂,如果不是因为相信他的人品,现在我可能需要考虑一下我的人生安全。
他拉着我的手在狭窄的巷子里穿梭,我安静的跟在他的身后,心里想着他又玩儿什么花样。
走过一小段窄路过后,视野渐渐开阔起来,我看到这片被荒废的地上,安安静静地摆了三个雪人。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他有些羞涩地说,“我今天早上看见你抱怨恋语市没有下雪。”
“我听说临市下雪了,本来想带你去临时看雪,可是你今天加班。”他的语气幽怨。
我噗嗤一声笑了,不知道是为他幽怨的语气,还是为这三个可爱的雪人,“那它们是从临市搞来的吗?”
“嗯……虽然没有下雪,但是气温够低,短时间内不会融化。”
“我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离你的公司比较近,也没有人会过来。”
他看着我,小心翼翼地问,“你喜欢吗?”
我的眼眶发热,喜欢啊,怎么能不喜欢?嘴上却别扭地说到,“可是只有雪人,没有下雪啊……”
他温柔的笑了起来,皎洁的月光让他看起来干净又温和,我感觉到有一阵气流飞过,看到那三个雪人被……惨无人道的割裂,一阵风吹过,我的头顶是洋洋洒洒的雪粒。
他在这片天空,为我下了一场雪。
虽然过程有些残忍。

“以后的圣诞节,下雪了,我带你看雪,堆雪人,有了孩子还可以一起打雪仗。”
“没有下雪也没关系,我为你下雪,好吗?”

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扑进他的怀里,拿出平安扣套在他的脖子上,“傻子,雪人那么可爱,谁让你打碎它们了!”
雪粒落在他的头上,肩上,他双手抱紧我,我听见他说。

“没关系,你想要多少,我都给你做。”
“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评论(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