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璃今天也在求炽热胸膛

吹叶使我快乐/叶修中心全方位杂食/雷点是叶的黑梗和一切失去了我叶美好品质的ooc/偏爱原作向/最近沉迷白起

【韩叶】一往直前·发糖N题

原作向,就是几个小段子,有几个有剧情,有几个就是日常向w

1.同样的目标

荣耀职业联赛第一赛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而从网游开始就有过多次激烈碰撞的大漠孤烟和一叶知秋在比赛中的表现都非常出色,各种荣耀粉丝聚集地早已开始期(毒)待(奶)两人在正式比赛中的第一次碰撞,而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嘉世对霸图的第一场比赛将在明天,在嘉世的主场举行,而很凑巧的是,在这之前的比赛中嘉世战队和霸图插队都未尝一败,就像在网游里一叶知秋和大漠孤烟第一次碰上一样,网上甚至有玩家自发地竞猜明天比赛的结果。
韩文清却不关心这些,无论何时,无论对手,他的目标都只有一个,胜利。而此时,嘉世战队,所有成员都已经各自离开调整休息,还很简陋的训练室里只剩下叶修和吴雪峰。
吴雪峰站在叶修身侧,看着他在小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明天就要和那家伙做对手了啊。""唔,是啊,那个难缠的家伙。"
吴雪峰笑了笑,想起了大家还是三十多级那个时候,他在路边看到的那场激烈的碰撞,以及最后叶修对使用炫纹的那个解释,有些感慨。"的确是个丝毫不能掉以轻心的对手啊"
职业联赛中的韩文清也一如网游里的大漠孤烟,一往直前,从不退缩。
"其实那些都没有关系",叶修收起了手中的笔,站起身来,双手插兜,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目光却异常坚定,"不管对手是谁,我们只要胜利就好了。


2.初次见面

开赛之前,霸图五人和其它队伍的选手一样没能见到一叶知秋的主人叶秋。那家伙整天神神秘秘的,提前进场,从不参加赛后记者会,对此已经有不少看不惯的人评价搞神秘,耍大牌。就连霸图的队员,期待一睹叶秋真容的想法落空之后也是忍不住嘀咕几句。
韩文清却从来没有这种想法,他不认为那个家伙会把心思放在这些地方,他很肯定,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不屑于做一叶知秋的宿敌。
这场万众瞩目的比赛不负众望,十分精彩,团队赛中,在叶秋精妙的战术安排下,嘉世率先拿下了霸图的牧师,为嘉世的胜利奠定了基础,但是有韩文清在的霸图从不会轻言放弃,即使在缺少治疗的情况下也打出了精彩的反击,最终惜败。
不过让观众略感遗憾的是,在众人讨论中心的一叶知秋和大漠孤烟两人在单人赛中却是一个首发一个末位,没有正面撞上。
赛后的记者招待会过后,霸图的一行人准备离开。韩文清临时返回场馆替一位队员拿落下的东西,顺便再看看这个自己职业联赛第一次落败的场馆,却意外的遇见了一个少年。
少年含着一根棒棒糖从嘉世备战室的方向走过来,漂亮的手指百无聊赖地扣打着墙面。几乎是下意识的,韩文清停住了脚步,这个时间,嘉世的重要人物都应该还在记者会上,而能出现在这里的,很大可能性却应该是嘉世的重要成员。他是叶秋,韩文清的直觉这么告诉他。
他一直以为自己不在意这个对手究竟是什么样,没想到这突然撞见,却发现了自己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平静。
"哟。"对方显然也看见了他,朝他挥了挥手,含着棒棒糖含含糊糊的开口,"大漠孤烟。"
韩文清虽然没有见过叶修,叶修却是在各种采访里见过不少次韩文清,没想到在这里偶遇,便主动打了个招呼。
"一叶知秋。"韩文清说着,却是皱了皱眉,18岁的人了还吃棒棒糖,没有想到这个对手这么幼稚。
叶修察觉到对方一直盯着他……的棒棒糖,眨了眨眼,唰的一下从兜里掏出一颗棒棒糖递给韩文清,"喏,给你一个。"
"我没你那么幼稚。"韩文清嗤之以鼻。
"哦。"叶修默默地应声,却是极其自然的把棒棒糖放进了韩文清的口袋里,"还不走吗?你的队员应该还在等你。"
"下次不会输给你了。"韩文清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并不在意对方的反应。
身后的叶修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却是嘀咕了一句,"真是,难缠的对手。不过没那么简单啊。"
关于那颗棒棒糖,韩文清后来还是吃了,很甜,不过还是很幼稚,韩文清坚信。


3.地主之谊

荣耀联赛第三赛季正在举行,荣耀职业联赛发展的越来越好。这是韩文清第很多次站在嘉世的场馆外。
今天在这里,在嘉世的主场,霸图小比分战胜了上赛季打败他们蝉联冠军的嘉世,但是韩文清知道这只是一场微不足道的胜利,他会继续毫不松懈的向前。
不过此时毫不松懈的队长却没有和队员在一起,此时他站在嘉世场馆外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戴着口罩和帽子,全副武装,只因为有一个麻烦的家伙递纸条让他在这里等着。
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韩文清心想。
当叶修大大咧咧的出现在韩文清面前时,韩文清突然觉得他躲着不露面或许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他只是怕麻烦……
"哈哈,老韩你这副打扮真像混社会的老大。"他还不怕死的调侃,韩文清不动声色。
"哎,你眼神别那么可怕嘛,年轻人要多多微笑。"
"你那是嬉皮笑脸。"就连韩文清也忍不住吐槽。
"哎,别闹,咱们说正事儿。"是谁在闹?韩文清忍住揍他一下的冲动。
"你看,你都来了咱嘉世这么多次了,所以我决定今天尽一尽地主之谊,大发慈悲地带你去吃我最喜欢的糖醋鱼。"
韩文清转身要走。
"哎,你别不好意思啊,大不了你付钱嘛。"
"你付。"
韩文清跟在叶修身后,被他带进了嘉世附近的一家小店。老板一看见他们进门,便笑着迎了上来,"小叶今天带朋友过来啊?"
"是的,一份糖醋鱼。"
"你很喜欢吃甜的。"
"有吗,糖醋鱼是酸甜的。"叶修带着韩文清熟门熟路的钻进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你坐那里,这样就可以摘下口罩了,别告诉我你打算就这样吃东西。"
"棒棒糖。"韩文清指出。
"哦!那个啊,我喜欢柠檬味,也是酸甜的。"叶修解释道,顺口问到,"我给你的糖你吃了吗?"
"我没你那么幼稚。"
"那就是吃了。"韩文清不说话。
"你不会说谎,所以不正面回答就是吃了,哈哈哈,想骗过我,你更幼稚。"
那天,韩文清破天荒的和叶修聊了挺久,虽然大部分时候是叶修在说话,他们聊荣耀,谈未来。那种感觉很不可思议,明明是竞争对手的两个人,被网友称为宿敌的两个人,坐在一起谈论同一个未来。那种感觉其实挺不错的,大概就像糖醋鱼一样,酸酸甜甜吧。


4.永远的对手,永远的朋友

这个晚上注定是许多人的不眠夜,在荣耀职业联赛夺下三连冠,不可一世的嘉世王朝终于被终结。
而终结它的,是一叶知秋自网游起的对手,叶秋的速度,大漠孤烟,韩文清。
嘉世的粉丝黯然失色,霸图的粉丝喜气洋洋,网游里爆发起了世纪大战,粉丝之间打的不可开交。
叶修拿过鼠标,叉掉了电脑上的网页,随意的感叹着,"可惜啊,那手舍命一击真是漂亮。
"电脑前的苏沐橙盯着屏幕没有接话,叶修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沐橙,这与你无关,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苏沐橙的确已经尽了全力,可是仍旧免不了自责。她忍不住想,如果自己再优秀一点,如果操纵沐雨橙风的人是哥哥,结局一定会不一样。胜败乃兵家常事,她知道,她只是遗憾,沐雨橙风参加比赛的第一个赛季,嘉世却丢了冠军。
叶修却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那只创造辉煌的手在苏沐橙的脑袋上揉了揉,"荣耀还在,我们就永远不会放弃。
"苏沐橙却是听懂了他的话语,是的,无论是她,还是叶修,还是哥哥,都不会因为一次比赛放弃。
把苏沐橙安顿好过后,叶修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看着比赛的录像,不停的暂停,转换视角,专注的做着记录。
看完一次过后,休息的时间里叶修才注意到右下角韩文清的qq头像在闪动,点开来只有毫无信息量的叶秋两个字。
"干嘛,你不会是想安慰我吧。"
"你不需要。"
秒回,显然那端现在也还在电脑前。
"那我说需要的话你会安慰我吗?"
"下次,你来霸图,我尽地主之谊。"
"你这人真无趣。"叶修忍不住控诉。他们都是不会轻言放弃的人,他们或许会永远这样竞争下去,却因为怀着一颗同样热烈执着坚定的心,他们会是永远的朋友。

5.喜欢的心情

韩文清和叶修针锋相对多年,外界一直传言他们关系很糟糕。
然而真相是,叶修总是不厌其烦的溜进霸图的休息室,悄悄调低或调高空调的温度,然后被韩文清骂走。
张新杰看着黑着一张脸找空调遥控器的韩文清队长也有些无奈,这个叶秋只比队长小一岁,是他的前辈,可是怎么就那么幼稚呢?
后来,韩文清已经习惯了和嘉世比赛的日子藏好空调遥控器,直到有一天走进休息室看见遥控器大大咧咧摆在桌上,室内的温度却十分宜人时,微微有些恍惚。那家伙已经不在嘉世了啊。
退役,那是韩文清还没有想过的事情,所以他理所应当的认为叶秋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却猝不及防听到了他退役的消息。
在嘉世王朝被自己阻击的时候,仍旧一往直前的人,终于因为如今嘉世的惨淡却步了吗?没出息,韩文清这样想着,却又忍不住否认。胜不骄败不馁,坚定执着,这是他认识的叶秋,是他最强的对手,他不认为面对困境就逃避是他会做的事情。
可是如今,在再一次面对嘉世时,他终于再次意识到那个嘻皮笑脸的说着你就等着哥压你一辈子的家伙真的先他一步退缩了,心中涌上的酸涩感让自己都无法理解。
直到那一天,在网游里,那个一身破装备的小散人拿着一把新奇的武器在他面前晃来晃去,随后一记无懈可击的拆投把他的拳法家放翻在地。
"不给你点颜色瞧瞧,真怕你太骄傲。"用平平淡淡的语气说出一句欠扁的话,让韩文清的内心激烈震荡。
"果然是你。"
你果然不会轻易放弃。
逃避果然不是你会做的事情。
同时韩文清自己也豁然开朗,为什么明明相信他不会放弃,却又害怕他放弃,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他已经离开了他们的荣耀,为什么会有那样酸涩的感觉。原来,这就是喜欢的心情啊。


6.我等你回来
自从察觉到叶修有重头再来的打算之后,对于他突如其来的退役,韩文清虽然不知道理由,却突然释然了。
他还会再回来。明白了这样的想法便已足够。
只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跑来了全明星赛场,神不知鬼不觉的溜上了舞台,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万众瞩目的全明星赛场上用出了龙抬头。
虽然早已察觉到叶修有回来的打算,在那一瞬间韩文清依然有种穿越的感觉。穿越回了龙抬头第一次在赛场上亮相时,惊艳四座,全场震惊。
现在现场的气氛也差不多了。韩文清有些感慨,搞事,这个家伙最在行了。
后来,在被记者问及感想时,韩文清只是坚定的说,我等你回来。
我等你回到这个舞台。
我等你回来继续做我最强大的对手。
我等你回来,想继续看见你闪闪发光的模样。


7.关于被欺骗和隐瞒

韩文清一直认为,对于这个家伙究竟叫叶秋还是叶修,都没有关系。
直到后来两人在一起过后,韩文清才后知后觉的颇为不满。
"认识你这么久居然连你真名都不知道。"
"呃……"
"你真够可以的。"
"那什么……"
"你弟弟告诉我让我替他教训你。"
"……"
叶修在韩文清"虎视眈眈"的注视下破罐子破摔起来,"你不也骗过我吗?"
"什么时候。"
"就上次……"
"上次?"韩文清纳闷。
"你跟我说让我在上面!"叶修咬牙切齿。
"哦"韩文清恍然大悟,"你确实在上面啊。"
"靠!哥说的不是这个!"叶修耳朵都红了,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韩文清看着他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竟然打从心底里感到开心,只是嘴炮赢了一次而已,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幼稚了?


8.反攻这件大事

叶修自从和韩文清在一起之后,就从来没有安分过。尤其是在反攻这件事上,贯彻了他用不轻易放弃的精神,锲而不舍的尝试着。
只是很杯具。
体力比不过。
酒力比不过。
撒泼打滚卖萌,那只会死的更惨。
说好的要压他一辈子呢?!叶修在内心给自己打气,开始了新一轮的尝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老韩啊,我们商量个事儿呗。"
"嗯?"
"能不能让我……"
"不行,滚。"
反攻这件大事,再次以失败告终。


9.吃醋

叶修从世邀赛回来之后的某一天,终于被韩文清拎到电脑前选手机。
"真是麻烦,就用qq不行吗?"
"你随身背个电脑?"
"这主意不错。"
虽然这样说着,叶修还是听话的随意选了一款,拿到货后便不亦乐乎的研究起来。
确定他只是嫌麻烦,不是抗拒手机过后,韩文清终于满意了,他可不想每次找他只能打电话到别的队员那里。
只是很快韩文清发现了不对劲。
吃饭的时候叶修的手机也不停的震动着,就见他吃几口就要拿起手机,以惊人的手速一通乱按。
"你在做什么。"
"发短信。"
"谁?"是什么人你吃饭的时候也要回他的消息?
"唔,吴雪峰。"
韩文清眉头一跳,"你怎么又和他联系上了。"
"什么叫又,哥在qq上偶尔也和他联络。"不怕死的叶修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的温度下降了。
"哦,他不是出国了吗?"
"是啊是啊,我都忘记跟你说了,我在国外居然遇到了那货,竟然跑去看世邀赛,我还以为那家伙早就不玩荣耀了。"
原来是打世邀赛期间碰上的,韩文清第一次有些后悔自己没去苏黎世。
"光阴似箭啊,他陪我拿下三个总冠军的日子我都快想不起来了。"叶修难得有些感慨,韩文清却也是异常沉默,叶修以为他也被这种氛围感染,赶紧放下手机插科打诨起来。
但是韩文清此时心中所想却又有些不同,吴雪峰陪他打下嘉世王朝,而他却做了他那么多年对手,更是阻击嘉世王朝的那个人。
虽然他知道叶修不会在意这些,可是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
韩文清甚至相信,这时候如果他不要脸皮的问一句我重要还是他重要,得到的一定是这样诚实的回答——
"他是哥三年的最强帮上,你是最强对手,你觉得呢。"
于是这天晚上,叶修百思不得其解哪里触碰到了韩文清奇怪的开关,却在被压在床上反抗不能时恍然大悟。
"傻不傻,当然你最重要。"
当叶修气喘吁吁的说出这句话时,韩文清那莫名其妙的火气被平复了,却又有新的火气窜了起来。
被折腾了一晚上的叶修非常郁闷,男人怎么就这么难伺候呢?


10.一往直前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在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国内的,海外的荣耀玩家津津乐道。继续举办第二届几乎是众望所归的事情。
因此叶修即使退役了,却依然忙的不可开交。研究国外的技术和战术,以及兴欣的规划和训练,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不过他却从不觉得辛苦,对于荣耀,永远都不会腻呢。
第十一赛季,兴欣的战绩可圈可点,几位新人都有了更出色的成长,而方锐和苏沐橙两位全明星选手也在继续突破自己。
林敬言离开后的霸图,仍然有着两位老将,虽然曾经失利两个赛季,韩文清依然没有放弃自己的练习,他们依然贯彻着霸图这支队伍的风格,从不退缩,目标只有一个,冠军。
偶尔有时间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却常是各忙各的,却没有人感到不满。或许这就是最好的,他们总是在不同的立场,却拥有同样的目标,同样的信念。
他们从最初相遇便是对手,却一样百折不挠,一往直前。



一直都很喜欢韩叶,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唠嗑呢。
他们之间我最喜欢的不仅是那种又是对手又是朋友的惺惺相惜的感觉,更关键的是,怎么说呢,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而他们对彼此的了解却不仅是技战术风格上,更在于精神上,因为他们虽然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截然不同的性格,却也有着很相似的地方,比如说一样的坚定执着,内心强大,不会被失败所打倒,也不会因为成功而骄傲,他们所要的东西都非常纯粹,就是胜利而已,所以他们一样的百折不挠,一往直前。这样的人,真的是闪闪发光的,让人向往的。

评论(2)

热度(101)